業績表現如坐“過山車”上交所53問上海拓璞

行情要聞 · 2019-10-12
上海拓璞數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上海拓璞”)便是其中一位。今年6月19日,該公司向上交所提交招股書申報稿,擬登陸科創板。
10月9日,上交所官網更新上海拓璞首輪審核問詢函的回復,上交所針對上海拓璞業務問題提出11個大問題,53個小問題。其中,上海拓璞營業收入波動較大的合理性及可持續性引起了上交所關注。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上海拓璞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234.83萬元、996.40萬元、2.28億元。
10月11日,時代商學院就上海拓璞營業收入波動異常的問題向上海拓璞發函調研,但截至發稿,上海拓璞仍未作出答復。
主營業務收入如坐“過山車”
成立于2007年5月的上海拓璞主要面向航空航天領域提供智能制造裝備和工藝解決方案,公司業務覆蓋航空航天領域智能制造裝備及其工藝方案設計、研發、生產、安裝、服務的完整過程。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該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4066.25萬元、799.02萬元、2.23億元。其中,2017年,上海拓璞主營業務收入同比下跌80.35%,而2018年主營業務收入同比上升2684.73%。
從主營業務收入構成來看,截至2018年底,上海拓璞的核心業務已從2016年的航空航天部/總裝智能裝備(收入占比79.68%)轉移到五軸聯動數控機床(收入占比43.17%)和智能化生產線(收入占比34.33%)。  可見,該公司的主營業務收入猶如“過山車”彎道般起伏不定。
上海拓璞在招股說明書中解釋:“2017年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大幅下降主要由于上海拓璞與四川華龍簽訂了大額設備制造合同,但因四川華龍自身項目進度問題導致設備未能最終交付,故上海拓璞無法在2017年確認收入;2018年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大幅增長,原因一是,上海拓璞陸續開拓了成飛、西飛、上飛等航空制造領域的大型客戶,并簽訂了大額訂單。原因二是,以前年度簽訂的部分大額訂單在2018年完成交付。”
顯然,這樣的解釋無法令上交所感到滿意。
7月17日,上交所針對上海拓璞主營產品收入的合理性提出質疑。
在問詢函里上交所要求該公司:“1。說明五軸聯動數控機床在2016年、2017年僅實現數百萬元銷售收入的情況下,銷售收入在2018年爆發式增長的原因和合理性。2。說明航空航天部/總裝智能裝備銷售收入大幅波動的原因。3。智能化生產線是新產品,無歷史業績,說明在 2018 年即銷售5條生產線,實現7638.99 萬元收入的合理性。”
10月9日,上海拓璞在問詢回復中稱:“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銷售收入在2018年爆發式增長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設備生產周期較長,2018年以前的訂單集中在2018年交付。另一方面,2016年以前訂單數相對較少,以及四川華龍項目訂單(總價2529萬元)的兩臺五軸聯動數控機床未能交付。而航空航天部/總裝智能裝備銷售收入大幅波動的原因:一是上海拓璞剛進航空領域市場,新簽訂單少;二是航天領域的鉆鉚裝備市場小,訂單具有周期性。”
營業收入可持續性存疑
值得一提的是,上交所除了質疑上海拓璞主營產品銷售收入的合理性,也質疑了其營業收入的可持續性。
在問詢函里上交所要求上海拓璞結合在手訂單和預計簽署訂單情況,具體說明其未來營業收入的可持續性。
上海拓璞回復稱:“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海拓璞在手訂單合計金額5.39億元,其中3.94億元產品預計將于2019年完成交付,1.45億元產品預計將于2020年完成交付;同時,上海拓璞預計將簽署訂單金額合計6.52億元。隨著上述訂單的逐步交付,上海拓璞未來營業收入具有可持續性。”
此外,五軸聯動數控機床作為2018年上海拓璞的核心產品也遭到了上交所重點問詢。上交所要求上海拓璞說明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競爭格局,其中包括市場占有率信息。
然而,上海拓璞卻以航空航天領域企業在銷售、采購及生產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保密性為由,未明確披露其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市場占有率,僅簡單回復稱,經與其主要客戶訪談,五軸聯動數控機床中鏡像銑系列產品在國內市場的占比達90%以上。
10月12日,廣州一位行業分析師向時代商學院研究員表示:“本來上海拓璞的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銷售收入就具有較大的波動性,然而面對上交所的問詢,其并不能準確披露出五軸聯動數控機床的市場占有率。這只會令上交所更加質疑上海拓璞主營業務收入的可持續性,從而可能會對其上會形成阻礙。”
另外,時代商學院研究員還發現,上海拓璞2018年的營業收入顯得有些“特別”。
2016—2017年,上海拓璞的營業收入遠不及2億元,而到了2018年,其營業收入同比猛增2190.34%,恰好略微超出2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上海拓璞選擇的是第二套上市標準: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5億元,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2億元,且最近三年累計研發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計營業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
10月12日,廣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師認為:“2016—2017年,上海拓璞的營業收入尚未達到5000萬元,然而到了2018年,上海拓璞的營業收入便突飛猛進,精準踩線2億元的營業收入標準。這或許是一種巧合,但也不排除上海拓璞為了達到上市標準而修飾營業收入,調節營業收入確認時點的可能性。”
10月12日,時代商學院就相關問題向上海拓璞發函提問,但截至發稿,上海拓璞仍未作出答復。
(文章來源:時代周報)
(責任編輯:DF406)

文章推薦:

錦州銀行年報“難產”屢被推遲 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因何明顯上升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大量死而不僵上市公司降低了中國股市含金量

棱鏡丨A股“入摩“權重增至20% 創業板也將納入

棱鏡丨什么樣的企業能上科創板? 證監會放權,上交所說了算

甘肃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