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派投資周良:現在應提高倉位 多數人對大藍籌判斷還有五大誤區

行情要聞 · 2019-02-08

近日,券商中國記者走進少數派投資公司,對公司創始人周良進行專訪。“今年股市風險沒有那么大”,“現在應該加大投入、提高倉位”,談到眼下的A股投資,周良的一系列積極觀點令人眼前一亮。2019年股市風險并不大少數派投資專注股票投資,目前管理資金規模超過50億元。“投資要做少數派”,這句口號是公司名字的由來。周良從事證券投資27年多,在2013年創立少數派投資之前,他曾在多家國內外機構任職。“大部分人覺得2019年股市風險很大。中美貿易摩擦不確定性很大,中國經濟又面對一些自身的問題,特別是去年四季度經濟增速回落壓力很大,大家覺得2019年經濟增速下滑壓力也很大。但我們覺得風險并沒有這么大,其實當前股票價格走勢和定價已經反映了大家的悲觀預期,而股市的漲跌反映的是對未來預期的變化,并非預期的本身。如果預期從悲觀中逐步緩解,股市就會上漲。”周良給出了自己對今年股市的整體判斷。在他看來,現階段A股整體估值很低,表明預期是悲觀的。從歷史上看,無論大藍籌還是中小創,估值都處于歷史低位。用尋找市場無效性的理念和方法分析當前市場情緒,市場已經開始忽視利好變化的影響、放大利空,而這通常是在行情調整的尾聲。今年可能會有很多利好變化。“比如中美貿易摩擦,至少美國現在是實質性地、有誠意地想坐下來談判了。雖然國內經濟承受很大壓力,但我們有很多經濟政策可以對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一些明確政策,比如加快5G應用,可以帶動相關投資;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和解決城市居民落戶問題,有助于加快城市化的進程。綜合來看,中國經濟不會出現斷崖式下滑,未來還有很多成長空間,人口素質不斷提高,技術領域進步空間還很大,老百姓通過努力提高生活水平的愿望還很迫切。”周良指出。他進一步解釋說,今年市場預期從悲觀中緩解的可能性比繼續惡化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正是這種預期變化本身,會帶來市場的走好。“在對市場極度悲觀的時候,其實你所承受的長期虧損風險是極小的,更多只是承受一個短期價格波動風險。反而是到了市場極度樂觀的時候,價格通常很高,你所承受的長期虧損風險會變得很大。因此2019年的股市風險并沒有大家預期的那么高,現在應該加大投入、提高倉位,而不是離開市場、遠離股市。”超額收益來自市場無效的地方少數派投資長期管理業績優異,公司成立滿一年的產品,過去五年加權平均年化收益超過20%。去年在A股整體大幅下跌的情況下,產品回撤也遠遠小于指數跌幅。取得如此成績的原因,周良認為與公司獨特的投資方法有很大關系。“超額收益來自于我們基礎研究之上的獨特研究。什么是獨特研究?我們要去找大多數人的誤區在哪里?大多數人存在誤區的地方,就是一個股票價格定價錯誤的機會,定價錯誤的地方才能為你帶來超額收益。超額收益是來自于市場上無效的地方,這是我們投資理念和方法的核心。”他說。據周良介紹,少數派投資最近幾年為此做了很多自己的研究,比如關于股票的供求結構、籌碼的稀缺性、交易對手的行為,還包括估值。“估值誰都要做研究,但是我們做估值的角度,是從個股基本面分析的角度出發,想要找到傳統分析體系中對個股判斷上存在哪些誤區。另外,還有對市場情緒的研究,這都是我們與傳統技術分析不一樣的領域。”在周良眼中,投資目標不是一時的盈利,而是長期積累絕對收益。“我們在乎的不是某個季度、甚至某一年是否賺錢,而要追求三年、五年、十年把絕對收益不斷積累起來。投資目標不一樣,投資的方法就不一樣。我們要用理性來克服情緒的影響,透過市場每日漲跌的迷霧,看到市場的未來。少數派投資采取的是多策略投資方法,會根據市場變化,選擇收益風險比高的投資方向。如果每年都能把收益風險比高的投資機會找準的話,那我們就能做到長期積累絕對收益。”他說。少數派投資的這套多策略投資方法經過了市場考驗和驗證,統計顯示,公司旗下成立滿一年的產品,過去5年加權平均年化收益超過20%。周良表示,少數派做私募已經有五年多時間,有公開業績已經有近十年時間,通過長時間不斷摸索,對投資理念和方法不斷深化。它經過了市場的反復的驗證,無論是牛市還是熊市里,不僅投資的大方向,還包括個股的選擇,都經過市場反復驗證,形成了目前的投資結果。大藍籌強勢風格未來幾年還會延續談到具體的投資策略,周良稱自己還會堅守大藍籌。“未來幾年市場依然會延續過去兩年的大藍籌的強勢風格周期。這一波大藍籌強勢風格周期從2016年開始,到目前持續兩年多時間,未來還會延續很多年。很多人說,大藍籌現在價格高了,中小創跌了兩年價格便宜了,所以2019年要去買這些中小創股票,但我們不這么看。”周良表示,大多數人對大藍籌的判斷還存在以下諸多誤區:1、供求關系很多人認為現在市場上股票供應充足,新股發行、老股增發、大小非減持提供了大量股票籌碼,資金不足所以市場越做越低迷了。但我們把研究做深做透后會發現,這種籌碼供應與資金需求之間存在著極端的結構性差異。目前股票供應的增量幾乎全部都集中在中小盤的股票上,而增量資金在買入的恰恰是大藍籌。特別是外資,通過滬港通、深港通北上買入的前15位持股全部都是大藍籌。境外資金和國內機構之間的投資行為有明顯差異,他們對大藍籌的配置比例平均是中國公募基金配置比例的3到4倍,因此大藍籌配置比例未來會高很多。2、籌碼稀缺性什么東西是稀缺的,它才有上漲動力。很多人說,大藍籌動輒就是幾千億的盤子,怎么可能稀缺?然而這是大多數人的誤區。實際上大藍籌不僅沒有供應增量,連存量都很稀缺。新股發行、老股增發、大小非減持,這些供應增量里面很少有大藍籌;存量方面,因為大藍籌往往都被大股東高比例持股,因此也非常稀缺。比如工商銀行,中國最大的大盤股,將近2萬億的市值,但它的前十大股東持股占了96.28%,真正A股市場上能夠買到的自由流通市值才百分之三點幾、600多億元。這個600億元,指數型基金要買、外資要買,公募要買、我們也要買,它其實是很稀缺的。工商銀行還不是個案,如果市場上公認的三十幾只大藍籌加起來,能夠在二級市場買到的量大概也就2萬億,而這2萬億是A股最核心、最有價值的東西,滬港通北上資金四年就進來了6000多億,而且現在配置比例還很低,如果未來都進來,全部買光都不夠。3、交易對手行為這里面外資投資行為,也包含了國內機構投資者的投資行為。國內機構投資,我們通過公募基金的數據來分析,每個季度都會公布前十大持倉,每半年會公布所有持倉,這么多年研究下來發現它其實是一個反向指標。為什么說是反向指標?舉個例子,2015年6月底,上一輪牛市最高點,創業板平均130倍市盈率。當時公募基金嚴重超配了中小創,持有的中小創市值都超過其持有的主板市值,達到了7:3的關系。而在2016年6月底,其實是這一輪大藍籌強勢風格周期的起點,同樣2000多只主動管理的股票型基金,當時則是出現了十年來對大藍籌配置比例最低的情況。到目前階段,雖然過去兩年公募在不斷增持,但還沒有達到標配,還是低配的情況。所以從這點來看,大藍籌的行情還遠沒有結束。等到什么時候公募基金的藍籌股配置比例達到外資水平,那可能這波行情就結束了,現在還差三四倍空間。4、估值從個股的估值來講,我們要找到大多數人誤區,找到市場上無效和定價錯誤的地方。大多數人覺得大藍籌走強已經兩年多時間了,雖然去年大盤也在跌,但整體來講,大藍籌還是明顯強于中小創股票。我們選擇四大方向大藍籌:銀行、保險、制造業和地產公司里面的龍頭品種,去年跌幅只有10%。拉長歷史周期,對比全球股市,大藍籌的估值依然處于一個低位,中小創依然處于一個高位。講估值高低的話,大藍籌依然是估值便宜的,這跟大多數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5、市場情緒大多數人都覺得2019年股市風險很大,市場情緒比較悲觀,但其實不然,市場極度悲觀的時候,長期本金虧損的風險是很小的,不應該是遠離股市、珍惜生命的時候,而是應該加大投入、高倉位去持有的時候。通過以上五個因素的分析,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大藍籌的強勢風格周期還遠遠沒有結束。一輪風格周期結束的時候,市場情緒應該是怎樣的?可以回想一下2015年二季度的時候,整個市場開始一邊倒,那時候中小創一路上漲,沒有人敢說中小創的壞話,中小創的賺錢效應太好了,那時候你反而要小心了。

文章推薦:

錦州銀行年報“難產”屢被推遲 城商行不良貸款率因何明顯上升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辜勝阻:大量死而不僵上市公司降低了中國股市含金量

棱鏡丨A股“入摩“權重增至20% 創業板也將納入

棱鏡丨什么樣的企業能上科創板? 證監會放權,上交所說了算

甘肃快三推荐号